职场健康:白领们别和黑暗抢时间

  人造光照亮了我们的生活,使我们可以在夜晚工作或玩耍。然而,我们的生物钟也被这种黑白颠倒的生活节奏所打乱,严重影响到我们的健康。

  灯光将健康置于危险境地

  我们中的一些人,喜欢黑白颠倒,把黑夜当作白天,用本来该用于休闲和睡眠的时间
去工作、旅游、购物、锻炼和参加社交活动。可是,夜晚的时间是有限的,你晚上做的事儿越多,睡眠的时间自然就越少。

  现在的夜晚总是灯火通明,不得空闲。即使我们在睡觉的时候,路灯和安全灯还会照得黑夜亮如白昼。但我们会为从白天和黑夜的自然限制中“抢来”的自由付出高昂的代价。越来越多的科学家和医生研究发现,在我们的生活中,许多人再也不能像以前那样得到充足的黑暗了。这种理论基于一个简单的前提:我们的生物节奏在人造光出现之前的时间里已发展到能充分利用白昼和黑夜的程度。然而,现在由于受到24小时昼夜不分生活方式的诱惑,忽视或减少我们所拥有的黑暗时间,可能会将我们的健康置于危险境地。

  致力于反对光污染的组织“国际黑色天空协会”执行主席戴维-克劳福德博士说:“大量的健康和环境问题都是因为黑暗减少。所有生命形式一直都是以昼夜周期——生理节奏这样的模式进化的。这是保持健康的关键。大量研究显示,那些不以昼夜周期生活的人,他们的免疫系统会受到不利影响,这对他们的健康非常有害。”

  虽然这种生活方式对我们的健康有弊无利,但现在已成为一种生活习惯。超过20%的上班族如今在早晨7点到晚上7点这个时间段以外至少还要工作一段时间。全球旅行、上网、工作不稳定、24小时购物、看电视、通宵酒吧,这一切都将白天的界限向后推迟了。为了能在夜晚保持活跃,我们便需要灯光,结果自然昼夜节律周期、灯光和黑暗开始失衡,这种失衡充满危险。我们正在我们的生活习惯和我们身体内部时钟——生物钟准备允许我们干的事情之间造成冲突。

  黑暗肯定有黑暗的道理

  第一届国际睡眠大会3月末将在英国帝国理工学院举行。该校分子神经系统学教授拉塞尔-福斯特说:“我们的生物钟一直被比做管弦乐队的指挥,因为人体的多重节奏就如同那
支管弦乐队的不同乐器组一样。生物钟让我们适应了活动和休息的不同需要。这能确保我们的内部器官保持同步:我们各种内部系统——温度、警惕性、血压等一起合作。另外,生物钟还能自我调整适应昼夜循环。一旦变成24小时不分昼夜的生活方式,减少或忽视黑暗,我们就会失去人类数百万年来依靠进化所具有的各种优势。”

  生物钟被打乱的影响在日益增多的夜班大军中体现得最为明显。研究表明,在连续上了几年夜班后,许多工人就永远无法调整回原来的生活节奏,他们的生物钟完全被打乱。当早晨的灯光促使他们的生物钟准备活动的时候,他们却疲惫地回家倒在床上。而当黄昏的余晖“提醒”他们准备休息时,他们却又要返回去工作。

  一旦开始工作,不顾对黑暗和睡眠的渴望,终将让他们付出代价。福斯特说:“我们大家都知道,压力反过来会抑制免疫系统的活动。”明亮的灯光、*和尼古丁,这一切都会人为地刺激我们保持兴奋。研究显示,夜班工人出现压力、便秘、胃溃疡、忧郁症、心脏病和癌症等一系列疾病的概率更高,也许这并不令人吃惊。例如,研究人员2001年在西雅图对800名妇女所做的调查发现,上夜班的女性患乳腺癌的概率比常人高60%。

  然而,还有另一种理论可以解释上夜班的女性患乳腺癌和直肠癌的概率为何比常人高。由于褪黑激素总是在夜晚出现,它也被称为“恐怖激素”。但明亮的人造光能大大减少褪黑激素出现的频率。研究人员目前还不太清楚褪黑激素对健康的影响。

  灯光或许招来严重疾病

  但一些科学家,尤其是美国科学家,认为夜班工人患某些癌症的概率高与褪黑激素水平低有直接的联系。一份提交给美国癌症研究协会的研究报告显示,褪黑激素能使感染了人
类乳腺癌细胞的老鼠身上的肿瘤增长速度减缓70%。一旦将老鼠置于持续有光的环境中,肿瘤增长速度会迅速上升。

  一些科学家对此又进行了深入研究。美国托马斯-杰斐逊大学神经病学家乔治-布赖纳德向我们提出了这样的忠告:无论我们是否上夜班,但为确保褪黑激素的正常水平,我们都要十分谨慎,尽量避免在晚上接触到光。布恩纳德的研究表明,人体生物钟能够受到波长较短的光的影响。夜晚的灯发出的一般都是波长较短的光。他的研究还显示,这种波长短的光会减少褪黑激素的生成。直到最近,人们还认为只有日光才会强烈影响到我们的身体内部系统。

  另一位研究人员建议父母不要让孩子亮着灯睡觉,他认为,夜晚灯光和儿童患白血病存在着潜在的联系,尽量这种说法并未得到证实。20世纪后半叶,5岁以下儿童白血病的发病率增长了50%,许多科学家认为这可能是我们日益依赖人造光的结果。去年秋天,儿童白血病大会在伦敦召开,大会结束后,康涅狄格大学肿瘤流行病学家理查德-史蒂文斯说:“我本人夜晚不会在孩子的卧室里亮灯,除非有证据证明这种做法安全。有令人感兴趣的证据表明,褪黑激素具有减少肿瘤危险的特性,所以夜晚的人造光与儿童白血病之间可能存在联系,这一点是至关重要的。”

  另一方面,福斯特认为这些理由中有许多“过分夸大”褪黑激素的抗癌特性。他说:“褪黑激素的确会被光抑制,但实际上我们并不真正了解它对健康的影响。要想证明其抗癌特性,我们还需要做出不懈的努力。我认为,免疫系统受抑制更有可能解释上夜班的工人患癌症概率高的原因。”

  剥夺黑暗曾是一种体罚手段

  尽管如此,大多数科学家都认为黑白颠倒的生活方式可能会对我们的健康产生某种影响,即使我们不上夜班。萨里大学睡眠研究中心主任德克-迪吉克博士说:“我们现在清楚,
我们对在夜晚暴露在某种亮度的灯光下是敏感的。虽然我们对其产生的影响并不十分确定,但我们认为即使是房间的普通灯光也能对我们的生理有一定的作用。”

  迪吉克博士说:“目前我们对这些方面还没有足够多的研究,但这的确是值得关注的问题。从科学角度上讲,我们应在光线暗淡的房间睡觉。不要忘记,在我们进化的自然过程中,黑暗就是黑暗。”对普通人来说,无所不在的人造灯光和24小时昼夜不分的生活方式所带来的最紧迫的问题是被剥夺了睡眠时间。缺乏真正、持续的黑暗影响了我们的睡眠质量。当然,这也会影响睡眠时间的长短。一方面,我们正在延长白天的界线,但另一方面,我们却无法延长黑夜的界线。

  福斯特说:“我认为关键问题是由于夜晚受到各方面的影响,睡眠时间被大大缩短。所以我们试图用兴奋剂和镇静剂来调节生物钟,24小时昼夜不分的生活方式越来越普遍。”其实,人类早就知道失去了黑暗对人体所产生的重大影响,一直让你处在亮光下,曾是一种体罚手段。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