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成了白骨精上司的挡箭牌

  为上司挡箭,是不是该觉得荣幸?

我成了白骨精上司的挡箭牌

  别人告诉我的时候,这事已经是完成时了。事情不复杂,同事给我打了电话,三分钟不到就把事情的来龙去脉外加他抱打不平的侠义心肠表达得非常充分,末了,语带悲伤地安慰我,摊上这么个领导,没办法,想开点。

  我的上司心眼儿忒多,这是公司里少有的共识之一。我进公司的第一天,小唐就神神秘秘地跟我分享了这个公开的秘密,再往后,很多人在很多场合无所顾忌地跟我谈论心眼儿这个词的引申义,悲天悯人地叮嘱我机灵点,千万别吃亏。

  对我来说,这样的说教都是概念式的,接受起来被动而不得要领,好比一个即将上阵厮杀的战士,无论你怎么描述战场的险恶,在面对手握刺刀的敌人之前,这样的描述都是笼统而模糊的。更何况,我对上司还颇有好感。

  她比我大不了几岁,但已经是公司最年轻的部门经理,跟这个职位相当的还有,淡妆、考究的职业装、常换常新的头饰、订制的马克杯、喷香喷香的黑咖啡,哪儿哪儿都透着“白骨精”的优雅。

  工作要精明,生活讲品质,这非常符合我职场形象的定位。所以,当我的上司跟我大段短信往来的时候,当我的上司主动拉我去逛街的时候,当我的上司跟我交流和男友相处的问题的时候,好感基础上的亲近感便自然而然产生了,她说我们是朋友,我欣然接受,暗暗自得,可小唐说我太幼稚,已经不知不觉踏进了敌人圈套,什么时候做了帮凶都不知道。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