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位美丽女性的股市人生(3)

    温晴:代价人生

  因为上证所虽然早已与时俱进“自动化”了,她却因公司有些交易仍走人工通道而留下。场内也早已不复当年胜景,只剩下几个“摆设”,闷得慌。

    不过说到股票,她就来了兴致:“关了两年的琼民源(000508),如今叫中关村啦。你猜它刑满释放那天多少钱?37元!这哪里是坐牢,分明是坐火箭嘛!”

  多年以后,我琢磨着温晴走到如今的一步,可能与“琼民源事件”有着某种联系。这件事彻底扫荡了她的风险意识,让她觉得中国股市是没有什么问题不能解决的,最差的结果也是“只输时间不输金钱”。

  从这点来说,温晴较之3年前的温晴,不仅没有进步,反而是倒退了。然而,这是她的错么?

  成长的代价

  再见到温晴,是在这一次电话的5年后。“我弃暗投明啦!”已经改做地产销售的她乐呵呵地笑着,我却找不出为她笑的理由。一是钱没了,二是人没了。

  前者是因为2002年底在一次饭桌上听得一位唐家兄弟的密友说“德隆重组中科健(000035)的方案出来了,很有戏”。“戏”迟迟没有上演,豪赌于此的温晴比德隆还先game over;后者是源于营业部闹内讧家丑曝光,操盘手因“挪用公款”被判8年。

  温晴爱笑,这是当年场内的朋友都公认的。不过,那时她的笑属于“没心没肺”的一类。如今,她学会用夸张的笑来掩饰生活,这让我有些心疼。然而,在证券市场中赔了老公又折兵的温晴,还能用笑来处理现实,这一点勇气已足以让我敬佩。

  “嗨,什么勇气?只是在股市中混了这么多年,终于明白,凡能给你带来快乐的地方,也必将会带给你痛苦。”

  说这话时的温晴,没有笑。我试图在她脸上看出无奈,却搜到一片寂静。那一刻我明白,当年那个精灵而单纯的女孩儿,已经真正长大。只是,为了这样的成长,是否一定要付出这么大的代价?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