慢节奏的法国公司让我无所适从

    由于多年来养成的习惯,冉晨早早地起了床,这是他到新公司上班的第一天,亢奋而又有一点点紧张。作为新上任的客服经理,他希望给下属留下良好的第一印象。进入公司的那一刻,他看了看表,八点四十分,有足够的时间考虑如何作自我介绍。
   
    之前,冉晨在那家跻身500强的美国大公司里工作了七年多,已经养成了良好的职业习惯:每天早上先回复所有的email、电话及文件,然后一件件地完成手中的工作,包括花时间与客户、下属及合作部门的同事沟通。七年,不是很短的时间。冉晨终于厌倦了在“一部大机器上做一颗螺丝钉”的生活,近一年来,他一直想换份发展空间大、弹性足的中型公司。三个月前,原来服务的那家仪器制造公司要搬迁至苏州,他便以家在上海为由获得了“遣散”,还拿到一笔数额不小的补偿金。

    通过猎头公司的多次举荐,冉晨最终接受了一家法国家具公司抛来的橄榄枝。这是一家建立不久的公司,各方面都有待完善,但冉晨考虑到可以将自己在大公司积累的丰富经验以及良好的工作能力迁移至一个全新的、成长中的环境,便欣然接受了邀请。冉晨的太太很惊异,“为什么放弃另外两家大型公司的邀请?”他轻描淡写地说,“我想当manager,另外两个是supervisor!”

    第一天上班,冉晨是在等待中度过的,差不多等到十点一刻,同事们才陆陆续续、慵散地到齐。在和大家做了一个简单的介绍后,冉晨开始熟悉前任留下的工作文件,但还没看几份文件,助理枚便提醒说,“午餐时间到了,今天庆贺你的加盟,我们一起喝中午茶”。与前一份工作相比,他“享受”到了非常“奢侈”的午餐时间,席间,他见同事们嘻嘻哈哈的,全没有前份工作的上下级关系的拘紧;直到下午两点过后,同事们才逐渐投入到各自的工作中,完全没有冉晨习惯的那种快节奏。那天,他发现同事们特别好喝咖啡,隔不了多久就往茶水间跑,但他还是埋头处理自己的手头工作。到了下班时间,他环顾四周,发现同事们丝毫没有下班的意思,反而还比之前“卖力”工作了,考虑了片刻,冉晨决定留在公司里继续看文件。直到晚上九点半,同事们才慢慢散去……冉晨长叹一口气:真是不一样啊!

    接下来的日子里,冉晨越来越感到自己与公司风格之间的差异。之前紧凑、讲究计划的工作环境,虽然强度大但让人充实而又有成就感,“在那家美国公司,管理人员处理问题是单刀直入,所有的决策是以成本———效益为基础,很少顾及面子!”冉晨说道。可如今“公司里几乎所有的同事工作都很主观、散漫,不少事情因为个人的问题而被拖延,甚至暂时搁置;更奇怪的是,由此而引起的误期及搁置虽然不只一次受到客户的投诉,但管理层也视若无睹。”

    还有一点也是冉晨无法理解的,“都说法国人和美国人一样,是喜欢思考型,但实际上的差异也太大。先前的公司管理和决策是按照一定的方法,有组织地进行的;而现在是冲动、自发的。就说客户服务档案,前家公司对文件存档非常重视,把它视作为证据;而现在的同事对文件存档很不耐烦,我让销售人员提交客户修改家具的书面函,他们总觉得我嗦!”

    “多年来,我已习惯了“公事公办”的惯例,认为员工对雇主无需太多的承诺,员工可根据自己的发展需要在必要时要求解除合同关系,但新同事却认为他们是公司‘这个大家庭的成员’,公司对员工是忠诚的。我真搞不懂了!”……

    新旧公司管理及行为风格上的差异,让冉晨感到迷茫,也严重打击了他的工作积极性,让他对自己能否干好这份工作产生了怀疑,他自问道:“为什么我在前一家公司如鱼得水,表现优秀,而到现在这个公司后却无法适应、一事无成呢?我怎么了?”……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