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在美国乱穿衣

    在开始新工作之前的一个月里,我成天忙得不亦乐乎。迎接挑战不在话下,朋友还提醒我,上班的人,要有职业女性的样子,不能再二八月乱穿衣了。要命的是,做了四年的学生,我衣柜里面一眼望去全是牛仔裤吊带衫,能穿去上班的衣服寥寥无几。买衣服就此成了我的一项重要任务。

  在美国买衣服,找机会常能拣到物美价廉的好东西。可是像我这样带着任务去买衣服,可就真成了一种折磨,毫无购物乐趣可言。不减价的东西实在贵,一条裤子都一百多美金;等季末减到了我能负担的水平,小号的衣服又往往已经售罄。“清仓”的衣服白菜萝卜一样堆在货架上,在其中慢慢淘拣很久又毫无所获的时候,挫败感实在难以言喻。

  还好公司是个研究机构,对于衣着讲究不如银行、咨询公司那么严格。每天穿黑西装的罪是用不着受的。上班第一天,穿了浅粉衬衫、黑色长裤、粗跟皮鞋。不料打量一下四周同事,发现我这一身穿得比五十多岁的几位老太太还老气。其他的研究员,衣着上全都花样迭出。坐在隔壁金发碧眼的德国*丹尼拉,成天软料子的百褶短裙加上花纹精致的黑色丝袜;来自亚美尼亚的大眼睛姑娘安娜,总戴着亮眼的金属耳环;就连我们组的俄国老太太雪儿,黑色上衣也要么配上镂空绣花衬衫,要么加一条亮皮腰带。雪儿的眼妆更化得一丝不苟,从眼角到眼梢是金色为主的彩虹妆,和她淡金色的头发搭配得妙不可言。我哭笑不得地意识到,上班之前赶着买的那些衣服,全都买老了。从此煞费苦心搭配衣着,也成了每天早上必做的一项功课。

  上班之后才逐渐感觉到牛仔裤t恤衫跑鞋穿起来有多舒适随意。周末时候,原先是我最爱的高跟鞋通通被我一脚踢开。公司规定,周五可以穿便装上班。于是一到周五,全公司的人都清一色的宽腿牛仔裤,看起来倒像是统一的制服。穿着最随便的是前台的小姑娘崔西,她因为经常要跑上跑下,每天都穿卡其布裤子和跑鞋。时常见她从走廊里飞奔而过,一头金发上下甩动,表情快乐,不可言喻。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