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夜暴富后如何持续经营

  投资百万元的山庄难以为继

  2002年9月底,孙启勤与当地有关部门签下合同,正式投资建设他的农民休闲山庄——虬泓山庄,定位为农业生态旅游观光地。2003年5月初,倾注了孙启勤无数心血的虬泓山庄部分开放,或许受非典影响,有一些城里人赶来这里看新鲜。

  在山庄的设计之初,孙启勤把客源寄托于周围城市的游客,上海、南京是他主要的目标。然而,他所选择的虬泓山庄所在地,距离海安县还有15公里的路程,记者从上海沿高速驱车前往,就花费了四个多小时的车程。最为致命的是,通往虬泓山庄的公路迟迟没有建成,这就意味着,因为交通不便,虬泓山庄根本无法吸引人流,那些希望尝试农家风情的游客怎么肯在一条不像样的小路上一路颠簸着感到这个偏僻的地方来休闲度假?

  没有游客上门,就意味着只有巨大的支出,没有可观的收入。而山庄初期的投资除了树苗、鱼塘等需要资金维持外,还有20多名员工需要支付工资,每年至少需要20多万元的开支。

  在巨大的经济压力下,孙启勤把眼光投向了特种养殖业,希望以特种养殖“短平快”的收入来带动山庄的运营。

  他以每条1万多的价格引进的肉犬种犬,因为遭遇“非典”养殖业的萎缩,他只能以300多元的价格卖出,连运费都不能弥补。而孙启勤后来选择饲养的波尔山羊,也同样遭遇了“滑铁卢”,对饲养业不熟悉的他,根本不知道波尔山羊是一种在高燥地区生长的动物,平原的生活环境并不适合波尔山羊的饲养。半年下来,肉犬和波尔山羊的亏损合计超过了30万元,这对于本来就门可罗雀的虬泓山庄来说,近乎于雪上加霜。

  2004年中秋节前,眼看着虬泓山庄难以继续维持下去了,急得上火的孙启勤抽出了山庄的所有流动资金,做起了贸易商。他从外地订购了一批黄酒,希望趁着节日之际卖给当地的零售店,赚点外快。不料,在黄酒的运输途中出现了延误,没有能在中秋节前运到海安,原本约定好的买家纷纷取消了合约。孙启勤从外地买来的大量黄酒销不出去了,山庄的资金周转顿时陷入了僵局。

  孙启勤没能像自己期望的那样,成为“水乡的刘老根”。

  “让我再中一次500万”

  接连的投资失败让孙启勤的巨额奖金几乎化为乌有,偏偏在这个时候,病魔又找上了他。

  2004年末,孙启勤被查出患上了中期直肠癌,这是在长江下游和东南沿海一带发病率较高的一种病,名列我国十大恶性肿瘤之一。虽然社会医疗保险为他支付了大部分的手术费用和治疗费用,但是因为没有购买任何重大疾病的商业保险,孙启勤仍然需要自己支付2万多元的医疗费用。

  今年2月,就在本刊记者联系采访的时候,孙启勤正在海安住院。这个时候的孙启勤,早已没了四年前的风光无限。更糟糕的是,记者还听说这个时候的他已经与妻女哥姐皆反目。

  当他为筹集维持山庄的运转资金而向以前经常到山庄吃喝的朋友开口借钱而遭拒后,曾回家跟自己的大哥、姐姐、妹妹商量,同样没有结果。孙启勤既失望又愤怒,2004年10月下旬的一天,他带着剪刀、榔头来到了他们的家中,再次要钱又遭拒绝后,孙启勤动了粗,他把哥姐的房子砸了个大洞。11月4日,孙启勤带着几个朋友再次找家人要钱。几个兄弟姐妹这次干脆连门都不让他进,孙启勤在门外大吵大闹,后来被带到了派出所。

  兄弟姐妹的态度与几年前自己中奖时大相径庭,孙启勤失望透顶。更让他没想到的是,由于当初领奖用的是孙启勤大哥的名字,因此他的大哥扬言要通过法律的途径重新确定这笔钱的归属问题,以彻底解决和孙启勤的纠纷。听到这一消息,孙启勤彻底绝望了。

  如今,孙启勤也不回自己的家,就一直住在山庄里。但对于虬泓山庄何去何从,自己未来的健康和生活保障,经历了一夜巨富到一贫如洗的孙启勤似乎有些茫然。

  “我现在没有钱了,怎么办呢?”孙启勤告诉记者,他仍然在坚持购买彩票。在记者一行正要结束采访时,他突然扬起眉毛说:“如果我能再得一次500万大奖,山庄的运作就不愁资金了。”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